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

◇ 桃園大溪打鐵寮古道

打鐵寮古道位於大溪三層附近,原名「更興古道」穿越白石山與草嶺山間的稜線,是一百多年以前復興鄉和大溪、三峽山區通往大溪街上的要道,當時復興山區和花草林 、新峰、水流東等地的泰雅族及漢人,挑著種植的農作物及獵物,翻山越嶺,走這條古道到大溪街上叫賣,草嶺山為桃園唯一之火山,也是台灣本島唯一的盾狀火山,約100萬年前沿新店斷層噴發。
在三層農路要下坡前左轉處,曾有打鐵鋪 (舊址已成為豬舍),製作各種農具 (鋤頭、砍刀等 ) ,提供山區居民所需,相傳是由前鎮長將此更名為「打鐵寮」。
步行時間:原路往返約 4 小時
北二高大溪交流道下,循大溪指標接3號省道,過武嶺橋接康莊路、復興路,走台七線至三層派出所旁之小路左轉進入到底,即可見左側農家停車場,每次收費 50 元。 (本路線圖取材自網路)
從停車場旁小路走到底左轉再右轉就可進入古道
停車場旁早開的梅花
過了這條竹蔭石板路就可看到太平橋和濟安橋
建橋紀念碑,打鐵寮古道是昔日大溪三層地區通往三民、復興等地的便道,闢路之石階是就地鑿石,再鋪設為石板階梯,興建的年代據說已有百餘年歷史,至今留有建於大正15年 (1926年) 的太平濟安二橋及建橋紀念碑等遺跡,碑身和基座,分別以當地的草嶺石和河床砂岩所建,石碑刻有捐獻者芳名…經過時因碑文字跡已模糊不清,不知這是什麼碑所以沒拍照,回來查資料才知道 (本照片取材自網路)。
太平橋建於大正 15 年 (1926年) ,是古道上由地方人士自建橫越草嶺溪的三座石橋之一 (另二座為濟安橋和東興橋),橋頭石柱及橋兩側為紅磚護欄,橋面已經過整修並鋪上石板塊,原本三拱的橋墩只剩一拱,其餘兩拱已改建為水泥橋墩,從太平橋底下流過的草嶺溪,是大漢溪的支流。↑↓
濟安橋建於大正 15 年 (1926年) ,主要以石頭或紅磚為材料所建的拱形橋,造型相當的古樸典雅,又稱「翹龜橋」,橋的兩端橋柱柱頂為 14 面體造型,獨具一格,橋面則和太平橋一樣,鋪上相同的石板塊。↑
走過舊橋之後隨即接上以卵石舖設的階梯,昔日舊貌躍然眼前,自此坡度開始緩升,沿著草嶺溪而上,古道順著山勢開挖修築,遇山鑿石,築成石板階梯,至今沿途仍保持完整林相,充滿漫步山林的野趣。

步道沿途動植物生態相當豐富

很好吃的山蕉
阿母伯的舊柑仔店,現仍可見殘存的圍牆、磚砌的門柱、廚房爐灶等遺跡,當時由林母夫妻所開設的雜貨店,過往古道的人擔著沉重的貨物,都會在這裡休息喝茶,吃些糕點再趕路,傳說阿母伯每次都會叫客人不要吃太多,因食物補給不易,要留些給後到的人!↑
從阿母伯的店往前走,開始了一段陡坡,這是先民砍伐山區樟木和相思樹後,會把所砍下來的木頭從弄料崎的崎頂,順著山溝滑下,可減輕人工搬運木材之苦,所以稱為弄料崎。

舊崗哨,整個溪洲山脈,在清朝「開山撫番」至日據時代前期,山脈稜線都設有隘勇線,是平地和山地的分界之一,直到後來泰雅族原住民被迫遷移到復興鄉山區,現今已無法看到過往的遺跡,不過這裡後來成為慈湖陵管處的管制區崗哨,現已撤哨只留下舊哨所。
左轉從崗哨牆邊往白石山和東興橋,從崗哨前方則往慈湖停車場 ↑
步道甚為寬廣依然保留著原始林完整的風貌,油桐花、相思樹、山杜鵑、桂竹林的花香綠意,讓人處處驚奇。
 取右往白石山溪邊路 ,左上往電塔保線道到木橋。
從廢崗哨旁山徑往上走,過高點後有塊龍過脈解說牌,接著一連串的之字型下坡,直到右下方看到後慈湖,就開始陡下往溪谷。
行至溪谷叉路,右側應屬於慈湖陵管處的管制區,取左循溪邊步道續行。



步道右側是溪谷,旁有「白石東興南贈」石碑,立於民國 15年,記錄先人蓽路藍縷開鑿道路的艱辛,石碑刻有樂捐者的姓名,對面巨岩下有一石棚,供奉著土地公,這是先民最簡樸的土地公膜拜方式,也是古道上常見的人文遺跡。
沿溪續行不久可看到一繫有登山布條的叉路,取右下越過溪床,再左轉即可抵東興橋,直行則往木橋上白石山或百吉隧道口 (等一下就前方回到這裡)。




東興橋為大正 15 年 (1926年) 興建的雙拱石砌糯米橋,是古道上三座古橋中不曾修建,仍保存最完整的糯米古橋,陰濕的環境,使得橋面往往附生了各種蕨類和陰濕植物,而橋下的草嶺溪雖然河道很窄,卻有小型的壺穴、瀑布、曲流等地形,令人驚嘆!↑↓

過東興橋後沿步道續行

通過柵欄即可看到一丁字路口
右行往白石埤、百吉步道,取左往白石山方向續行。

取左下,右上不知通往何處?

直行往白石山、金山面、樟樹區,取左下通過木橋到慈湖停車場或回到登山口。
木橋
這裡的標示的語意不明,應是過橋後馬上右下就可以回到登山口。
我們過橋先依標示直上往電塔保線道,可回到剛來舊崗哨的後方,不過這條路好像很少人走,大概走了二十幾分鐘,感覺有點路徑不明,不敢再貿然前進,就下撤回到木橋。
下撤到木橋後依標示續行回到剛才越溪的交叉點